工会首页        工会动态        领导讲话        工会文件        政策法规        先模风采        女工天地        宣传教育      民主管理        建功立业        群众安全        组织建设        劳动关系        生活保障        文体活动        理论研究   
 
  您现在的位置: 工会>职工之声
职工之声
 
越背越重的“人情债”
2014-09-21

八九月间,婚宴和升学宴扎堆出现,“红色炸弹”逐渐成矿区群众难以言说的经济和精神负担,人情消费支出畸变为一种“债务”——

越背越重的“人情债”,谁来松绑?

 

婚丧嫁娶办宴席,既是正常人情往来,更兼具一定的互助性质。但随着矿区职工家庭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情消费有畸形化趋势:逢年过节、婚丧嫁娶、添丁增岁、招工参军、看病求医、评先树优、升学拜师、乔迁新居,由头越来越多、价码越涨越高……不知不觉间,许多“人情消费”失去淳朴的感情支撑,异化为金钱游戏、势利攀比,成了很多人伤不起又甩不脱的沉重负担。

喜宴咋成了“互助储蓄”

因为简约、清心,在兖矿集团东滩矿从事采煤工作的新郎陈庆国(化名,下同)和做中学教师的新娘范瑞蕊到海南旅行结婚,可陈庆国父母死活不答应,非要俩人再回老家办个“风光”婚礼。父母给出的理由是,就一个儿子,在老家这些年份子钱好几万元,终于可以往回收一收了。

结婚份子钱像一种“互助储蓄”。陈庆国知道,在老家只要沾喜沾丧都要大摆宴席,信奉“宁可钱遭罪、不让脸发烧”的亲朋好友、乡里乡亲心里都明镜似的。“头几天恁表姑家摆席俺都不知道有啥事,但还得去,你家孩子结婚我给你,等俺家孩子结婚,你还得给补回来。”陈庆国的父母说。

父母之命不可违。陈庆国和爱人只得牺牲年休假,回鲁西老家,花三天时间把婚礼办了。但女方家长得知后,又要求小两口去女方淮南家里回门,办一次酒席,原因和陈庆国家长如出一辙,“在手心里捧大的宝贝女儿,那么多长辈,都等着看孩子穿婚纱体体面面地结婚。有些亲戚只见过孩子小的时候样子,孩子也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一个亲戚,趁着办酒,重新认识一下。”

然而,两场婚宴还远没有结束“战斗”。小两口的双方朋友不高兴了,“结婚也不通知下,吃块喜糖总可以吧?”单位同事也说:“别人结婚,你们也随礼了,这次不办,啥时候把人情收回来。”没办法,他们又在城里、矿上分两次张罗了十几桌,本就瘦弱的新娘范瑞蕊更显憔悴:“早知道这样就不去旅游了!”

 “其实红包不算收入,有一大半以后还要还回去的,这样算下来我们虽然收回了钱,同时又欠了一大笔钱。”陈庆国无奈地说。他特别羡慕一个校友,“矿上前年给办的集体婚礼,少了这些麻烦事。”

范瑞蕊则认为,“现实生活中‘互助储蓄’并不都是好东西,第一增加了生活成本,第二降低了进取之心,第三破坏了社会规则。”

到不到都要“意思一下”

从事后勤工作的的刘爱英讲述了自己不愉快的经历:“毕业一年就结婚了,那时大学同学间的联系还算密切,非要给我‘银行汇款’,说是人在外地来不了,但礼数要到。担心影响同学间友谊,我就给了账号,没想到却给自己带来麻烦。最近几年一些同学陆续成家,大家散居全国各地,又有工作束缚,不可能每场婚礼都到现场,我就一个个要来账号,把钱‘还’回去,有时忙起来就忘记‘打款’,没办法,只得买同等价位的东西给人家快递过去,算是补礼,真麻烦!”

刘爱英说,虽然同事间办喜宴一般是可以到场的,但难免因为家中有事或加班走不开,但礼金是不能少的,得给人面子,否则不仅失去了朋友,甚至得罪人。

27岁的王晓,2011年结婚,2013年初调到东滩矿从事地面工作,在原单位办了自己的婚宴和儿子的百日宴,按王晓的话说:“现在我是还款阶段,还的钱要远远超过自己当初两次喜宴的收入。”

细心的王晓拿出自己的“账本”,“不是为了算钱多钱少,主要是把名字记住,等人家有事的时候把钱还上。现在我调到了东滩矿,原单位的账要还,现在新同事办喜事,去不去,熟不熟,都得随个‘意思’,月收入两千多点,受不了。而且我不喜欢偎场,一桌的真正朋友很少,相互不太熟,坐在一起很矜持”

上世纪80年代结婚的矿退休职工刘师傅告诉笔者:“我结婚时很简单,同事每人凑上三到五元不等,一些亲戚就送些暖瓶、被面、脸盆等日用品,花费不多人情也到了。但现在都送现金,数目越来越大,岂不知礼金收入以后是要加‘利息’还回去的?”

刘师傅认为,情谊的厚薄不能用“意思”的多少来衡量。古语说得好: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。和谐的人际关系是重情不重礼,它追求的是“雪中送炭”而不讲究礼重如山。

收来钱拱手“酒店餐桌”

“真没想到,结婚办个酒席就得89万!”在某高档酒店前来咨询婚宴费用的王先生大发感慨,他拿着该酒店的婚宴标准单给记者算起了账:“酒席最便宜的899元一桌,还有999元和千元以上的,再加上每桌至少300元的酒水费用,还有服务费,一桌计划1400元,摆40桌就是56000元,还有近万元的场地使用和婚庆费,那就是6万多,随礼不来喝喜酒的还要补办或补发礼品,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笔者了解到,因为物价上涨等因素,不少酒店已将各类喜宴的预订价格抬高,而且名目繁多地增加了服务费、新人休息室使用费等。邹城市某高级会所大堂经理冯云告诉笔者:“会所的婚宴价格是标准款,有些家庭经济条件好,自己设定婚宴内容,每桌价格2000元左右的居多。为提升接待档次,会所定期装修,装修后各项服务价格也会上调。”

虽然费用不低,但近年来高规格的婚宴却异常火爆,特别是国家法定节日期间,婚庆宴席基本天天爆满。

对收礼方来说,份子钱已经演变成宴请“专用款”,还没“捂热”就直接转交给了酒店收款台,一场喜宴下来,搭钱亏本的不在少数。

真正赚到的,是餐饮商家和婚庆公司。笔者在一家酒店举办的新人婚宴上看到,当日定的饭菜标准为每桌688,每桌十六道菜,各种盘子满满当当地摞了两层。席间,亲朋好友觥筹交错,相谈甚欢,但是动筷子的却非常少。记者注意到,启开没喝的白酒、啤酒堆了一地,肘子、鸡、鱼等几乎都没碰过,主食还没上,一些客人就匆匆离开了。

婚宴浪费现象很普遍,如果不剩菜主人会觉得没面子。一名服务员说,婚宴主人预订婚宴时一般都会超量点菜,故意留下剩菜“空间”。有些新人的亲戚会在送走宾客后打包一些菜,但也只能打包走一小部分,更多的还是被浪费了。

庆贺方式须“变风易俗”

三季度,学生升学和新人婚庆集中的节点。该矿不断接到群众来电来访,反映人情泛滥带来的苦恼。此时,矿党委也要求,将此前在全矿党员干部中执行的“限宴令”,向普通职工群众延伸。

但负责起草规定的矿文明办负责人心里没底。中央“八项规定”、集团公司《关于规范管理人员婚丧喜庆事宜的规定》可以监督党员干部,对群众的自发行为该如何限制?如果限制,会不会有人不愿意?

坚决刹住泛滥成灾的人情风,还给群众一张健康和谐的关系网。该矿通过《文明送祝福,谢绝升学宴》倡议书形式先期引导,要求职工家属自觉抵制大操大办、吃喝送礼之风,对亲友即将举办升学宴的,说服其通过多种形式表达情感,自觉移风易俗。

之后问计群众,召集职工代表、群众代表和离退休代表座谈。群众不仅对限宴令热情很高,而且提的建议比矿上规定还要严格,除了“党员干部要带头、职工家属要抵制”,不少群众建议把“广大考生要践行”写进管理规定。

规定最终交由职工群众表决。“90%举手赞成。”矿有关领导认为,宴席泛滥之风,靠群众自己解决不了,需要矿上出面推一把。

昨日晚上,邹城一家酒店自助餐厅座无虚席。“从海鲜到时令蔬菜,还有各式点心、水果,比桌宴实惠得多。”为女儿举办升学宴的李先生说。某酒店兰花厅,也有一对新人在举行婚庆,据酒店领班介绍,矿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时兴在自助餐厅举行婚礼。变繁文缛节为简便节省, 有的人干脆不请客,份子钱回半,减少了大摆酒宴的排场和操劳,也避免了客人喝多后的尴尬与烦恼。

有关领导表示,限制人情消费,是渐进式过程,矿上不能不作为,也不能“吃猛药”,一步步逐渐扭转,作为创建幸福和谐矿区的长期任务来抓。   

 (王建、陈永青)